新闻中心
news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公司动态
公司动态
养老床位重在集约高效
发布时间:2017-03-14 09:42:15 | 浏览次数:


 

【摘要】除继续加大养老床位建设外,加强现有养老床位集约高效利用也至关重要。

如今,中国的养老床位供应存在一个“悖论”:一方面面临“一床难求”的困扰,另一方面城乡机构养老床位空置率超过40%,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要解决这一问题,除继续加大养老床位建设、增加必要的床位供给,为未来人口老龄化发展预留弹性空间外,着力加强现有养老床位集约高效利用也至关重要。

建立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体系已被写入国务院文件,作为一项顶层设计进行全方位推动。但由“机构为补充”到“机构为 支撑”提法的转变,以及养老的“9064”格局(90%居家养老,6%社区养老,4%机构养老)或者“9073”格局(90%居家养老,7%社区养 老,3%机构养老),都说明绝大多数老年人的养老方式仍是居家养老。机构养老不足以支撑整个养老服务体系,只能作为最佳选择之外的有益补充。因此,养老床 位建设在整个养老服务体系中的战略定位值得商榷。

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不太可能、也没有必要持续不断地将大规模资金投入养老机构建设上。因此,养老机构建设要在挖潜力、盘活存量 上下功夫。同时,要发挥政府资金的撬动作用,在激发社会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业发展的同时,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发挥导向作用。此外,要从重机构建设转到重社 区、居家养老服务上,建立健全家庭和社区支持政策。

 

对养老床位问题而言,也要注意盘活存量,促进养老床位的高效利用。具体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是,积极推进公办养老机构改革,激活现有养老机构、养老床位资源。将公办养老机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采取承包、租赁、股份制等形式,由社会 力量和民营资金参与经营,达到经营的专业化和服务的优质化;有条件或新建的公办养老机构,可在明晰产权基础上实施公建民营,探索以承包、委托经营、合资合 作等方式,通过公开招投标,转给社会组织和企业运营。充分运用好国家进行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这一政策,通过争取财政资金和制定相关扶持政策,鼓励有条 件的地方在财政、金融、用地等方面进行探索,为全国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提供经验。

二是,优化养老服务设施布局,提高养老床位利用率。改变重城轻乡、重公办轻民营、重机构轻居家的发展倾向,加大对农村养老、民营养老和居家养老 的资源配置力度和政策扶持力度,使养老服务业发展布局、结构更加公平合理。注重发挥养老机构对周边社区的辐射效应,促进资源投入产出的最大化。

一方面,要重视支持社区嵌入型养老机构和小微养老机构的发展,增加养老床位供应;另一方面,对于现有养老床位的空置问题,可以构建一个全国养老 机构床位供给信息平台,涵盖公办、民办养老机构,发布床位闲置数量,床位使用价格等信息,引导需要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有的放矢,根据自己的需要快速选 择,这样也可以在较大范围内调剂养老资源,提高养老床位的利用效率。

三是,促进医养融合发展。合理布局养老机构与老年病医院、老年护理院、康复疗养机构等,形成规模适宜、功能互补、安全便捷的健康养老服务网络。 推进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加强合作,加强养护型、医护型养老机构建设,提高护理床位比例,探索建立医养结合、养护结合的合作管理与运营机制。特别重视农村敬 老院的医养融合发展,增加认同度,提高床位利用率。

四是,实施公办养老机构收养对象准入制,减少现有养老资源的浪费。出台老年人入住养老院的评估办法,对入住公办养老机构的老年人进行能力评估, 公办养老机构除收住“三无”、“五保”、优抚对象外,只能代养低收入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切实承担政府的“兜底责任”,为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留下空间。

具体来讲,对需要入住养老机构老年人,经第三方评估后,属经济困难的孤寡、失能、高龄老年人,公办养老机构应优先安排入住;属生活长期不能自理、经济困难的老年人,要根据其失能程度等情况给予护理补贴;属经济困难的老年人,应给予养老服务补贴。

此外,在养老床位建设中还应创新思维。例如,可建立家庭养老床位模式,政府可以针对特定的几类老年人家庭设置家庭养老床位,建立评估标准,主要针对失能老年人设立。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全国社会养老床位数要达到每千名老年人3540张。按预测,到2020年我 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人。据此推算,将需要868992万张床位。截至2014年末,我国养老床位551.4万张。这意味着,20152020 年需新增318.6440.6万张床位才能达成目标。而据北京、上海等地测算,每新建1张养老床位,需支出基本建设费15万元左右,还要为每张床位每年 支付约23万元的事业经费。如此一来,到2020年仅养老床位基本建设费用就要投入47796609亿元。

而在家庭养老床位模式下,政府可按每个家庭养老床位每月300500元的标准进行补助,鼓励老年人家属、子女对老年人进行照护,并随时对补助 情况进行监管调整。按照目前1240万的完全失能老年人计算,每年的投入仅为37.262亿元。如果把4000万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全部计算在内,每年投 入也不过120200亿元。

当然,家庭养老床位模式如果实施,政府还需建立相应的配套政策和法规,促进最大程度地发挥效能。具体包括五个方面:建立家庭成员养老照料和护理 知识培训制度;建立家庭成员提供养老服务补贴制度;发挥社会公益服务组织、基层老年协会作用;探索建立养老志愿服务登记制度;建立长期照护体系,鼓励有条 件的地区建立试行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有效解决养老与医疗中间的失能老年人护理费用问题。

总之,中国养老床位理念应随着经济发展新常态而转变,它不仅仅是机构补贴的代名词,停留在机构中等待使用,而应根据当前的实际需要调整动态的养老服务床位,并逐步打破原来体制与社会投入的养老床位建设二元结构,实现养老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文/苏志钢 中国养老示范基金管理委员会主任)

 
 上一篇:老龄宜居环境建设问题及发展建议
 下一篇:北京中民光合党支部李大钊烈士陵园及慰问香山养老照料中心党建活动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项目 | 新闻中心 | 求贤纳士 | 联系我们
合作网站:
民政部  全国老龄办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 中民养老事业促进中心 中民颐康科技   中国养老网